生于忧患

好想边喝奶茶边写土味情话。

【暴饮×蛇君】不晓得有没有人吃这对

我就是。试个水,试完就跑的那种 。文笔巨垃圾还oo西。
↓↓↓

屋外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,把楼房竹影都笼在一层层灰蒙蒙的水汽里。
  蛇君摆弄着手里的般若,电视机里播放着千篇一律的俗套电视剧,他把般若放回沙发边上,转头看向窗外。
  “看什么呢?”
  暴饮拿着杯温好的果酒把般若扔到一边,自己坐到蛇君边上。
  蛇君收回视线“没什么。”然后不动声色地往外挪了挪。不过显然暴饮并不想就这样放过他,他从背后抱住蛇君。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暴饮的体温总是比常人要高上那么一些,一到冬天就像是一个移动火炉——每当这个时候,蛇君就会一边唾弃自己,一边往暴饮怀里钻。
  然后暴饮把他的头掰过来,与他交换了一个带着酒味的吻。
 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仍然下着,屋里橘黄色的灯光带着他们两人的倒影映在玻璃窗上,温暖而旖旎。

有……柳浮或者all浮的同好吗……

占tag致歉。
小公主贼啦可爱并不觉得他是攻……
我……我就问问……没有就算了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【圣光?】是条想到哪写到哪的咸鱼。

如题,cp圣火令×流光银刀。
主要流光最后一段剧情我感觉他不是因为无剑吃醋……而是因为圣火……
顺便这里文风非常迷。

1奶茶
  圣火把之前捡到的小花猫放在柔软的沙发上,笑眯眯地看向流光,心中却是打翻了不知几缸醋——天知道他为什么要吃一杯饮料的醋!
  “流光——”那个捧着被奶茶划手机的人转头看他,扎在耳垂上的银白珠饰闪着细碎的光芒,一脸不耐道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奶茶和我,哪个重要?”
  流光皱起了眉头,伸手敲了敲圣火的额头,而后玩笑道“你没问题吧?当然是奶茶。”
  ——圣火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就是圣火了,他伸手把眼前人拉入怀中,双手搂着他的腰腹,低头凑近他耳边,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他敏感的耳垂上,无视怀中人的轻颤和透红的耳尖——“谁重要?”
  “……是你行了吧……”
2屠龙
  屠龙被倚天带回家啦。
3优钵罗华
  雪白的花瓣层层叠叠,拢护着中心的一点金黄,嫩绿色的根茎在凛冽寒风中颤抖,却未曾折落。
  ——也只有这样的花,才配得上他了。
  圣火这么想着,俯身伸手将那朵优钵罗花折下拿在手里把玩。
  “哼,你又要去找无剑?”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,圣火转身打算给人一大口亲亲(当我没写。)却被人极其冷漠地推开了。圣火到底是明教圣物,稍一思索便想通了前因后果,他卸下平日里对付小姑娘的表情,换上一副只对内表现出的温柔模样,把流光揽入怀中,轻声道“这是送你的哦?”流光接过雪白的优钵罗花,别过头去掩饰红透的耳尖。
  “不许有下次!”
  “知道了哦?小花猫——”
  “不许这么叫我!”
  “圣火令限定版委屈。”
  
4精灵与龙族
  精灵与龙族世代为敌,虽说大陆已经被某个叫无剑的人统一,但两族在边界仍有大大小小不断的战事发生——
  圣火令是龙族的新王,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恋爱了,唔……在见过那个小精灵以后。
  他把头埋进龙族柔软奢华的靠垫里,试图甩开那个银白的身影。
  然而却是徒劳无功,反而因为视觉的封闭导致脑中影像越发清晰。
  ——他警惕的目光……那双眼睛像是世界上最璀璨的金色宝石。
  因为龙族喜好珍宝他才会忘不了那个精灵的!绝对是这样!……可他不就是珍宝吗?
  哎呀——在情场上无往不利的龙王大人也要为情所困了啊?
  无剑你闭嘴!
  略略略。
5关于扰民的问题
  圣火令:我会让他叫轻点的。
  木剑:浮生确实稍微浪了些。
  无剑:越女,要墨镜吗?
  越女剑:谢谢。

emm……咸鱼爬起来占个tag就跑。
私设。丑到自己都认不出的那种。
姿势有参考。

是的咸鱼又来写三十题了

咸鱼肝了三题就肝不动了……题目来自贴吧某dalao。话说这对叫什么??浮绿?生竹??生狗??什么玩意儿??第一题是打狗棒,后面就变成绿竹因为顺口。

1.夕阳下的废墟。
  失去气力的身体倒在碎石残瓦中,绿色发绳大约是在打斗时被剑气割断,褐色软发散在冰凉的地面上——确实是狼狈地很。
  浮生收起本体,有些好笑地看着躺在地上不起来的打狗棒,然后用脚踢了踢他的手臂。
  “再不走就真的把你丢在这里。”
   
2.学院的琴房。
  绿竹抱着课本从走廊穿过,外面正下着雪,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到地板上,他脚底一滑,险些摔到地上,还是脸着地的那种。
  好在他武功高强,一个踉跄便稳住了身形。
  哦,这句是说绿竹说的。
  但很可惜,他原本抱着的课本还是像高年级的神雕一样飞了出去,绿竹认命地叹了口气,蹲下来捡起一本本教科书。
  他竖起耳朵听了听,发现确实有琴声从琴房里传来“真奇怪”伸手推开琴房的门“谁这天气还练琴啊……不冷吗?”
  ——琴房里只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,看样子是今年的新生,褐色的头发微微卷起,十只纤长,在黑白琴键上翻飞。
  绿竹觉得,他可能恋爱了。
  
3.鸽子飞过的天空。
  最近也不知是谁家养了鸽子,整天在他们家楼上“咕咕——咕咕——”地叫着,烦死人了!超级影响他想浮生!【哪里不对】绿竹想着那天要是让他逮到这几只鸽子,定要宰了做叫花鸡。
  把围巾从脖子上摘下,叠好放在门口柜子上,浮生走到阳台上拿起一旁的水壶浇花,几只鸽子扑棱着翅膀在花盆边缘落下,然后在浮生的目光里振翅远去,他看着鸽子在夕阳里慢慢变成几个白点,拿出手机拍了张照,发给了通讯录里第一个人。
  『宏图霸业,怎比得上你与我同赏一片天空的喜悦』

啊可爱,相随第二段笑了啊呜呜呜哇,承包这个流光。

对不起我疯了,他有——那么好看!!